• 发挥文物保护基金会作用 为传统村落保护注入活力——访全国政协委员励小捷
  • 责编:admin  添加日期:16年03月08日  ★★★

      3月5日上午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全国政协委员列席会议,共同听取和审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下午会间休息,全国政协委员、文化部原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原局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理事长励小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要重视社会建设,规范发展社会组织,支持专业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慈善组织发挥作用。”励小捷说。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是我国目前唯一一个文物保护领域的有公募职能的公益基金,今年初刚刚进行了换届改选。新改选的文物保护基金会受中央财政和国家文物局委托,承担了一些资助项目。其中重点项目包括传统村落中私人产权民居的保护修复与利用、开放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内容研究和传播能力建设。”励小捷向记者介绍。

     

    传统村落保护要优化农民居住功能

     

      传统村落保护工作于2013年起步,2014、2015年逐步铺开。国家文物局在确定的国家级传统村落中遴选了一部分国保与省报集中连片的传统村落给予重点扶持,共划出了270个传统村落。今后随着传统村落的丰富和扩展,国保、省保单位的数量还会增加。目前,整体修复工作进展比较顺利。从文物保护的角度,工作注重整体改造和可持续保护,在修复建筑的同时,注重维护相关产业的发展和居住条件的改善。在修复理念和技术指导上,也充分尊重了传统村落延续使用功能。根据这些特点,文物保护工作在修复层面上分别提出按照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建筑规制和文保单位的级别采取整体保护、局部保护和外貌保护不同的修缮方式。“比如,老的民居一般都没有卫生间更别说太阳能了。文物保护更要考虑到居住在文物建筑里老百姓能够生活的舒心、安心、方便。所以在各地制定传统村落保护的技术导则上,和其他的官式建筑的保护上是不一样的。”

     

      励小捷向记者表示,“现在整个古村落保护工作有一个瓶颈,就是传统村落保护中私人产权的文物建筑。因为建筑所有权是农民自己的,如果由财政资金全权投入,这有悖于公共财政的性质。但是完全让农民自己拿钱来修,确实困难。然而在传统村落当中,私人产权的这种情况占整体情况的百分之六十”。

     

      针对这种情况,在财政部和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启动了以支持资助传统村落中私人产权民营建筑保护为主要内容的项目。通过社会募集一部分资金,财政作为项目资金委托基金会,选择某些区域(国家级的传统村落范围内),根据自愿的原则,经过基金会评审,通过第三方的技术团队制定修缮计划并做预算安排,文物保护基金会直接和农户签合同,资助他们一定的资金来完成修缮工作。“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要保证基金会的资金带动民间资金。所以项目基本按照基金会出百分五十,产权人拿百分之五十这样一种出资模式。”励小捷强调,“当然特殊情况也要考虑到,比如产权人是‘五保户’‘低保’,基金会可以增加一定的比例,由地方政府出剩余的部分,免除个人出资部分,把文物修缮好。”

     

    把保护和利用结合起来考虑

     

      “不是所有的申报者都可以得到资金。”励小捷告诉记者,在选择申报单位时应该遵循“三个优先”的原则。首先是价值优先,建筑要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第二是使用优先,就是把文物保护和相应的产业发展结合起来考虑,具备使用条件可以优先安排。第三是整体优先,从项目安排上要对一些整体风貌保护好的,山行水系、格局肌理比较完整的优先考虑。这些对于促进休闲旅游、乡村旅游等很快就能起作用的项目也可以优先考虑。

     

      励小捷介绍,“这些想法已经形成了方案,目前这个项目还在方案优化当中,预计四月份就可以启动了”。

     

      励小捷认为“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模式——社会组织加入到文物保护中来,把财政资金和政府无法完全包揽的私人产权文物建筑这样一个短板,能通过基金会创造的一种经验和机制有所突破。要真正起到财政资金和社会资金对民间资金的带动。”

     

    开放的文保单位既要有东西可看也要有故事可听

     

      第二个重点项目是开放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内容研究和传播能力建设。“文保单位既然对外开放,有游客来,就要有东西可,看有故事可听。”励小捷强调。据调查,一些文保单位,特别是一些低级别的文保单位,由于人员少,设施不完备造成文保单位最基本的解说词都没有。“首先要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凡是没有解说词的对外开放文物保护单位,在历史文化内涵研究的前提下,要有一个正式的解说词。并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展示牌和相关简介。”励小捷告诉记者,“如果当地网络条件允许,还可以做二维码”。在没有讲解员的情况下,游客可以通过二维码了解游览的文保单位。

     

      励小捷介绍“这个事情由文物保护基金会来做,又不同于各级文物行政部门。有文管所的,文管所可以坚持做,没有文管所的,当地退休教师,退休干部,对地方志和地域文化研究有兴趣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申报我们的项目,志愿者有这种热情。他们土生土长,讲乡土文化。只要牌子上留个电话,来参观的打个电话就可以联系讲解。志愿者觉得发挥了作用,我们的文物资源也发挥了作用。也起到了价值传播教育民众的作用。大大减轻了政府的负担。这就是文物保护基金会的工作特色和工作宗旨。要依托社会的力量,依托志愿者的力量,依托社会组织的力量,更多的投入到文物保护的工作中来。”(杨逸尘)

    上一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表示:”保护文化是道德责任,也是安全议题”
    下一篇:陕西富平现12件金代陶棺 揭古代僧人丧俗葬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