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筑遗产分析、保护和结构修复原则(全文)
  • 责编:admin  添加日期:10年07月22日  ★★★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全体大会第十四届会议于2003年在津巴布韦通过)

     

     

    原则

    文件目的

    建筑遗产结构,因为其十分具有自然性和历史性(材料和组合),用限于现代合理的代码和建筑标准去诊断和修复就体现出了许多挑战。对于建议确保与文化背景相适应的合理分析方法和修复方法的就显得需要且有必要。

    这些建议对涉及保护和修复问题的一切是有用的,但是无论如何不能取代从文化和科学讯息中获得的专业知识。

    本文件中提出的建议分为两部分:原则,提出了保护的基本概念;指南,讨论了设计者应遵循的规则和方法。只有原则部分为通过ICOMOS认可的文件。

    指南部分为独立的英语文本。

     

    原则

    1 总标准

    1.1 建筑遗产的保护、加固和修复需要采用多学科综合方法。

    1.2 建筑遗产的价值和真实性不能建立在固定标准的基础上,因为尊重文化多样性要求物质遗产需在其所属的文化背景中被考虑。

    1.3 建筑遗产的价值不仅体现在其表面,而且还体现在其所有构成作为所处时代特有建筑技术的独特产物的完整性。特别是仅为维持外观而去除内部构件并不符合保护标准。

    1.4 当使用或功能上的任何改变被提出,将必须仔细考虑所有保护工作需求和安全状况。

    1.5 建筑遗产构件的修复并不以其自身为结果,而是达到目的的手段,其目的是修复作为整体的整个建筑。

    1.6 具有复杂历史的遗产结构特性要求在每一精确步骤中组织研究和提议,这类似于医学中采用的方法。既往病史、诊断、治疗和控制均要寻找重要数据和信息、损害和朽坏的原因、治疗措施的选择以及干涉效果的控制。在建筑遗产以合理方式使用可利用资金可以达到发挥成本效率和最小影响的目的,重复此步骤的研究通常是有必要的。

    1.7 如果没有确定建筑遗产可能出现的利害,则不应采取任何措施,除非为了避免构架即将崩塌而采取必要的紧急安全措施(例如地震灾害之后);但是紧急措施应尽可能避免以不可逆方式更改结构。

     

    2 研究和诊断

    2.1 通常考虑问题的类型和范围时,一个包含多学科的团队,应该从研究的第一步——遗址的初步检测和调查活动的准备——开始就一起工作。

    2.2 数据和信息应初步大概处理,从而建立与构件真正问题相称的全面行动计划。

    2.3 在保护工作中要求充分理解结构和材料特点。关于原始和更早状态中的结构、建设中采用的技术、变更及其影响、已经出现的现象以及现状的信息是必要的。

    2.4 考古现场由于获取知识不够完备,发掘过程中构件又必须稳定,各种有可能出现具体问题必须罗列。“重新发现”的建筑的结构反应可能与“暴露”的建筑的状况大不相同。紧急的现场——结构——解决方案要求构件在发掘出土时就对其进行稳定,不应妥协于发现完整建筑的观念形式和用途。

    2.5 诊断是基于历史的、定性的和定量的方法;定性方法主要基于结构损坏和材料糟朽的直接观察,以及历史和考古研究;定量方法主要基于材料和结构检测、监控和结构分析。

    2.6 在决定结构干预前,首先必需确定损坏和糟朽的原因,然后评估结构的安全程度。

    2.7 安全评估是诊断中的最后一个步骤,如果决定需要采取处理措施,应协调定性与定量分析:直接观察、历史研究、结构分析和(如果需要的话)实验和测试。

    2.8 如果并非不可能,新建筑设计中同等安全水平的应用需要超出一般的措施。在这种情况下,特定分析和适当的考虑可调整不同方法至其安全。

    2.9 所获信息的所有方面,包括安全评估在内的诊断,以及干预的决定都应在“说明性报告”中加以阐述。

     

    3 治疗措施和和控制手段

    3.1 治疗应治本而不是治标。

    3.2 最好的治疗是预防性维护。

    3.3 安全评估和结构重要性理解应是保护和加固措施的基础。

    3.4 如果没有证明其绝对必要性则不应采取措施。

    3.5 每次干预应与安全目标相称,这样可保持最少干预,从而最小伤害遗产价值,保证其安全和耐久性。

    3.6 干预设计应建立对干预后造成损坏和糟朽的各种行为和结构分析中所考虑的行为有清楚认识的基础上;因为设计将会取决于它们。

    3.7根据所记住的安全性和耐久性要求,“传统”和“创新”技术间的选择应在一个个案例的基础上进行估量得出,并优先考虑那些对遗产价值有最小侵入性和最大谐调性的选择。

    3.8 有时评估真正安全级别的难度和干预的可能好处可建议为“观察性方法”,即从最小级干预开始可进行增加的方法,可采取一系列增补或调整措施。

    3.9 如果可能,任何被采取的措施应是“可逆的”,当获得新的认识时,可将其取消或代之以更合适的措施。如果并非完全可逆,现有的干预不应限制进一步的干预。

    3.10 用于修复工作的材料(特别是新材料)的特性及其与现有材料的兼容性应得以完全确定。这必须包括长期影响,从而避免不合需要的副作用。

    3.11 在原始或更早状态中的结构及其环境的可区别性质不应被破坏。

    3.12 每次干预应尽可能远地考虑观念、技术以及将来可认识到的结构及其它证据的原始和早期状态的历史价值。

    3.13 干预应该是重视建筑、结构、安装和功能性的不同方面的全面完整计划的结果。

    3.14 只要可能,应避免任何历史材料或有特色的建筑特征的去除或改变。

    3.15 只要可能,损毁的构件应被修复,而不是被取代。

    3.16 当不完整和改变已经成为结构历史的一部分时,应将其维持下来,由此它们则不会危及到安全要求。

    3.17 当其他保护方式不可行,有危害时,则在材料和结构本质上要求一种措施时才能进行分解和重新组装。

    3.18 干预中采用的临时保护系统应显示其没有对遗产价值造成任何伤害的目的和功能。

    3.19 当工作在进行中时,尽量使任何干预建议都附带有将要开展的控制计划。

    3.20 不应允许采取执行中无法控制的措施。

    3.21 应展开干预中和干预后的检查和监测,从而确保有好的效果。

    3.22 所有检查和监测活动应有文件记录,使其成为结构历史的一部分保存下来。


     

    上一篇:关于世界遗产的布达佩斯宣言(全文)
    下一篇: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壁画保护、修复和保存原则”(全文)